转眼之间,伴随着楚齐光的雷霆手段,郭穆清、江晨濡这两大显神武神一一表示了折服。

而这两大显神武神在各自的学派之中,都是一言九鼎的存在,几乎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学派的风向。

特别是郭穆清足足一百多岁高龄,在龟山学派中徒子徒孙无数,是真正的德高望重。

哪怕以前郭穆清已经过了当打之年,学派最强入道武神之名由朝廷大将朱仁来但当的时候,他在学派中仍旧是功成名就、众望所归的老资格,在东南武林的声望几乎是无人可及。

更何况现如今,郭穆清已经破入显神境界,肉体、气血在《先天六法》的加持下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在龟山学派中更是说一不二。

于是在两大武神的表态下,代表着龟山学派、东海学派这两大南方武林的霸主都已经决定了加入楚齐光的抗妖大计,未来在抗击域外妖族的过程中听候楚齐光的差遣。

而随着两大学派的屈服,剩下的四大世家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反抗楚齐光的心思也已经没有那么强了。

看着先后被折服的两位显神武神,华瀚文叹了口气,明白此刻是大势已去。

楚齐光的目光扫向在场众人,温润的声音再次压过全场:“还有谁要出手吗?”

“诸位,今天在场的任何人与我切磋,无论用什么武功道术,我都不会伤他。”

“但过了今日,谁要破坏人族团结,阻碍抗妖大计,便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伴随着楚齐光的话语声传遍全场,一股沉闷的压力扑面而来,肆无忌惮地挤压在所有人的身上。

整个校场上一片安静,似乎已经没有人敢于向楚齐光出手。

站在不远处的东海州镇魔司千户王元,此刻也是心中暗惊:‘两大学派,还有四大世家……算是彻底被打服了,楚镇使真是好手段。’

他的目光扫过了白阳教的诸人,心中暗道:‘剩下的三大教派之中,圣火宗早已投靠,剩下的就看白阳教,还有没到的天师教了。’

就在这时,大门的方向传来一阵人声,诸人抬头望去,就看到大批天师教的道士们闯了进来。

一名百户急匆匆地跑到了王元的身旁,苦着脸说道:“王千户,是道纲司的凌霜子来了,实在拦不住。”

王千户皱了皱眉,与此同时,便看到一名身穿绛紫色华贵道袍的男子来到了道场上。

男子一身富贵逼人的模样,倒是看不出丝毫天师教的仙风道骨。

此人正是东海州道纲司大德,出自天师教的入道仙人凌霜子。

东海州作为天下第一富庶之州,又靠近龙蛇山大本营,一直以来都是天师教力量最为强大的几个州之一。

而道纲司大德主管一州的教内事务,算是天师教派到地方的封疆大吏。

和北方的灵州、雍州、京州都不同,大汉两百年来每一任东海州道纲司大德,都是入道境界。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天师教对东海州的重视。

而凌霜子作为这一任的道纲司大德,他的难缠在东海州也是出了名的。

自从上任以来,大搞各种香火钱、拜神钱、敬道银,吞并道观附近的田地,鼓励信徒捐田,甚至还抢了许多海贸上的生意,用天师教的名头庇护了一些海盗信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