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刚好我有空,我帮你挑个礼物吧,保证收到的人喜欢。”木青黎觉得自己跟长的帅的人就是有缘。

柳公子一脸的不相信:“真的?她可不是会随便喜欢什么的人。就我这么好的人,她都还不喜欢呢。”

听到他的这句话木青黎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同情:“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后会无期。”要不看他长的帅,谁愿意多管闲事呀。

柳公子听木青黎说着转身就要走,忙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别别别,我也没说不信呀。我们交个朋友,你就帮我挑一个吧。”

木青黎看着他道,“我叫木青黎,你呢?做朋友至少应该知道名字吧。”

“柳文炀。”柳文炀期待的看着木青黎:“你真的能帮我挑个让她喜欢的礼物?”

木青黎不想伤害他,但想了下还是决定说实话,“只要不送你喜欢的那些。”

被嫌弃的杨文炀哼了一声。

木青黎很是友好的提醒着:“你现在是有求于我,对我还是礼貌一些的好。”

“我觉得你在故意耍我。”柳文炀说。

木青黎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没那么闲。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一样你喜欢的那位女子喜欢的东西。”

柳文炀闻言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她好像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是你不够了解她吧。”木青黎说。

柳文炀不乐意了,“她性子淡,对什么都是冷冷的,没特别喜欢的也没有讨厌的。”说着他忍不住叹气道,“平时我想逗她笑一下都很难。”

“那你喜欢她什么?”木青黎下意识的问。

柳文炀摇头,“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

木青黎不知怎的还挺喜欢这个答案,“本来想着投其所好,可是你一个都说不出来她的喜好,倒是真的有点难了。”

“要是非要说的话,她喜欢弹古琴。”柳文炀道。

“弹古琴?”木青黎自语道,“我有一个朋友也挺喜欢弹古琴的。”

“可是我已经送过她很多古琴了。”柳文炀说:“一样的东西送再多也没意思了。”

木青黎突然想到,喜欢弹古琴的话那对琴谱肯定也是一样的喜欢,“我有办法了!”

“什么?”柳文炀忙问。

“不能再送古琴但是可以送琴谱呀?”

柳文炀有些沮丧,“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不过她想要的我找不到。”

“没事,我帮你找一个,她肯定喜欢。”木青黎说。

柳文炀不相信的看着木青黎,“真的?”

木青黎双手抱拳,“后会无期!”说完转身就走。

“别别别。”柳文炀再次拦住木青黎的去路,“你这脾气怎么比我还大,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只是好奇是什么琴谱让你这么肯定她收到了会喜欢。”

木青黎一脸神秘:“现在不想告诉你,到时候你只管将东西送给她,如果她不喜欢你来找我。”

见木青黎说的客观肯定,柳文炀莫名的也多了许多信心,“信你!东西呢,在哪里?”

木青黎想了下道,“这样,这对面是个茶楼,明天午膳后我将东西送来给你。”

柳文炀说,“一定要等明天吗?不如你现在带我去买?”

“那东西可不是买就能买到的,说了你要是信我,我就明天给你送来。要是不信,我们就后会……”

“别后会无期了,你都说三遍了。”柳文炀打断木青黎,“动不动就威胁人,真没意思。”

木青黎瞪了他一眼,“那你呢,动不动就质疑人,有意思?我看你追女朋友追的辛苦,想着在离开前做件好事,好心好意的帮你想办法,你倒好,不感恩戴德就算了一直在这里怀疑。”

柳文炀听着木青黎奇奇怪怪的话,解释道,“不是怀疑你,只是你我也刚认识,想不到你帮我的理由。”

“这有什么理由的,当然是因为我人美心善了。”木青黎没好气的说,这年头想做个好人都难。

柳文炀听她这么说笑出了声,“人美心善?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自己呢。”

“那只能说明你少见多怪了。”木青黎说。

柳文炀也不在意木青黎的讽刺,“你吃过午饭了吗?我这会正要去吃饭,不如一起?”

木青黎想着自己从早晨起来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也不客气的答应了,“可以呀。”

柳文炀看向一旁的伙计:“将刚才那盒东西送到我府里去吧,他们会跟你结账的。”

“是,柳公子。”伙计开心应声。

木青黎看着伙计拿走的手饰盒:“我以为你要退了呢。”

柳文炀道,“退什么退呀,她不喜欢我娘喜欢呀。我娘最喜欢金子做出来的东西了,她说贵重、大气!我拿回去直接送给娘多好。”

贵重是真的贵。

“走吧,去吃午饭吧。”柳文炀说,“看你跟我有缘,今日我就带你去一个一般人我不带他去的地方。”

“行呀。”木青黎与柳文炀并肩向外走去。

柳文炀领着木青黎出了首饰店,“我要去的地有点远,这里马车进来也不方便,走过去大概需要一柱香的时间,你能走吗?”

木青黎回答道:“走是能走,不过要是过会吃的东西让我觉得不值,你要怎么补偿我?”

听她这么说,柳文炀笑了:“那不可能。”

“这么自信?”木青黎反问。

柳文炀信心满满,“那是当然,去过那里的人就没有不喜欢的。”

“走!”木青黎头一扬。

柳文炀带头走去,木青黎随后跟上。

一柱香后,木青黎跟着柳文炀走进一个深巷,长长的巷子后是一家不大的面铺。

刚看到铺子木青黎就闻到了一股香气袭来,一直没有胃口的她竟觉得有些饿了,“好香呀。”

“这家的羊汤可是一绝,每个来这里的人就没有只喝一碗的。”柳文炀说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