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没有孩子,卫姨年轻时有过身孕,但孩子在八个多月的时候没了,胎死腹中。卫姨伤心了很久很久,身子也坏了不能生了。可是卫叔没有嫌弃她也没有再找别的人,他对卫姨说,这辈子只要有卫姨就够了。”

“不管去哪里,不管做什么,开面店也好,爬山也行,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行。”

“好羡慕他们。”木青黎向往道,“要是我也能这样就好了,不过我不会做饭是开不了面店的。我可以开个其他的店铺,开心的时候开着门做主意,不开心想偷懒了就关了门偷懒。”

木青黎话说完,两人就已经走到了府外,看着门口的两个府卫,木青黎心中微叹,果然还是来不及说出最重要的。

夜洛寒上前将手里的灯笼给了外面守着的府卫。

院中,夜洛寒停下脚步:“你自己回院子吧,今天在外一天了回去泡个热水澡,吃点东西早些休息。”

木青黎抬头看着夜洛寒:“你,这段时间泡脚了吗?”

夜洛寒沉默半晌,摇头。

“这里比京城还要冷,你还是坚持泡脚的好。”木青黎说。

“你……”

“我先回去了。”木青黎立即打断夜洛寒的话,她不知道夜洛寒要说什么,只知道拒绝他,对他说的每一句不违心的话都让她难过的喘不过气来。

看着跑开的木青黎,夜洛寒除了无力叹气什么办法也没有。他不想强迫她做任何事,也不想逼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给她时间,等她自己想通了,愿意相信他,愿意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也给自己时间,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完全的相信自己,相信他可以让她信任,依靠。

&

第二天一早,木青黎难得的没有睡懒觉的早起,吃了早饭就带着繁星去了常府。

这还是木青黎第一次来常府,常府看起来虽比不皇宫富丽堂皇的,却也不普通人家能比的。

“木木。”出来迎接的常灵看到木青黎还在惊讶,“你怎么突然来了?”

木青黎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上次我不是送你本琴谱吗?我昨天认识个朋友,他的朋友也喜欢琴谱,所以我想着把那本琴谱誊抄一份送给他。”

“那先进府吧,月牙,去沏壶茶,再准备点糕点送到我房间来。”常灵吩咐。

木青黎道,“灵儿,我约了人午饭后见面送给他的,现在就誊抄可以吗?”

“自然可以,琴谱在我房间,让人准备笔墨纸砚送去就可以抄了。”常灵领着人向房间走去,“不过你刚才说朋友昨天刚认识?”

木青黎点头,“认识的时间是短了些,但那人也是真有趣。只是可惜刚认识就没机会再见了。”

“没机会再见?”常灵疑惑道。

木青黎顿了下说,“我们过几天就要回京城了嘛,回了京城进了皇宫就不是想出来就出来的了。”

原来是指这个,常灵淡道,“皇上那么宠你,你想出宫玩他不会拦着你的。”

木青黎没有应这句话,常灵微皱了下眉。

到了常灵的房中,月牙已经送来了茶跟糕点,“去准备些笔墨纸砚来。”

等月牙出去后,常灵才道,“木木,你还没想通吗?我以为,上次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木青黎淡笑着摇头:“没有,我知道你跟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喜欢他,我也不会再乱点鸳鸯了。”

“那你为什么……”见木青黎看向自己,常灵道,“如果你跟皇上很好的话,你不会是这样的。”

木青黎不解的问,“区别很大吗?”

“区别大不大,你自己不知道吗?”常灵反问。

木青黎转移了话题:“那琴谱那天我看了下,不厚但是也不算薄,你说我一个上午的时间能抄完吗?”

“你识琴谱吗?”看她的样子倒看不出一点对古琴的兴趣。

木青黎摇头,“不识。”

“那一个上午肯定不行。”常灵道,“不过,我可以。”

木青黎听了,脸上立即露出讨好的笑来:“好灵儿,要不你帮我抄一下?”

常灵没有立即答应。

木青黎又忙道,“灵儿姐姐,你帮我抄抄吧,我下午给你买礼物。”

“买什么礼物?”常灵随意问着。

“你什么也不缺,我带你去吃面吧。”木青黎道,“昨天我认识的朋友带我去一间很好吃的面馆,我改天带你去。”

常灵听她这么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淡笑道,“你们怎么都喜欢带人去吃面?”

木青黎闻言问:“恩?还有谁?”

常灵摇头,“没什么。”

木青黎却觉得常灵表情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八卦着凑到她的面前:“谁啊?我怎么觉得你刚才好像笑了呢。”

常灵看着她,“我笑了吗?”

“笑了,我看见了。”木青黎说。

“那是你看错了,我没笑。”常灵说完见木青黎又要说话,立即道,“还想不想我给你抄琴谱了?”

木青黎听了更肯定道,“看来你刚才说的那个人肯定不一般,算了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问了。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人带你去吃的面肯定没有我要带你去吃的好吃。”

这时月牙刚好将纸墨笔砚送进来,常灵对月牙说了句:“放到书桌上吧。”一边向书桌走去一边对木青黎明说,“你这样一说,改天有空了可一定要带我去吃吃。”

木青黎走到书桌边,“行,一定带你去,我来帮你研墨吧,我还没研过墨呢,想玩一玩。”

常灵微好奇的看着木青黎,“其实我一直好奇你以前是什么人,识字但不会研墨,就算是我们不必自己研墨但幼时也是会学的。”

“对你们来说,算是个奇人吧。”木青黎半真半假的说着。

常灵很无奈的叹了声气,“确实是奇人。”

“不重要不重要,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快点帮我抄琴谱吧。”木青黎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