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妈劝宫雪琦,但是旁人说没用,宫雪琦现在自己转不过弯儿,他不愿跟廖玄领证。

小橙在外面按喇叭,提醒大哥时间要不够了。廖玄只有把事情简单化,再次拽宫雪琦走。

“哎呦!”宫雪琦吃痛就来了脾气,大声朝廖玄嚷:“你听没听懂我的话,我不去,我还没想好!”

“那不重要,我想好了。”廖玄态度平静,气势上却完全把宫雪琦压倒。

拉拉扯扯麻烦,廖总索性将宫雪琦打横抱起,小宫双脚离地受到惊吓,自然反应顺手就搂住廖玄脖子。

“啊!……你干嘛?”

“送你上车。”廖玄抱着宫雪琦大步流星来至门口,将人强势放进车子,随后自己也上去。

“哥、嫂子,你们坐稳了。”范小橙一踩油门儿直奔民政局。

宫雪琦感觉自己简直像被绑架了。

廖玄的车子封闭极好,高档保密玻璃,车门一关外头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他要奋力呼救,可叫声根本传不出去,车内又只有小橙他们三个,自己孤立无援任人摆布,的确形同遭遇劫持。

但宫雪琦还在挣扎,他也气廖玄太霸道,就疯了一样手脚并用不许人靠近。

“开门,让我下去!”

车门已锁,宫雪琦用力去踢小橙的座椅,小橙身子一抖方向盘险些打偏,他担忧地询问廖玄:“哥,你看这……?”

“专心开你的车,其他事别管。”廖玄冷冷一句,小橙马上只盯着眼前道路,坚决不再回头。

“别闹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廖玄大手一挥就把宫雪琦小胳膊腿都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宫雪琦只剩了嘴,拼命叫喊。

“谁说是我想要的,你黑大个儿就会用强,哪在乎我想要什么?我不结婚,不和你结婚!这孩子我也不留,回头去医院做掉!”

“休想!”廖玄也来了火气,抻过安全带调到很紧,把宫雪琦的双手别了进去。估计旁边要有根绳子,总裁就能直接捆人。

浑身叫廖玄弄得生疼,宫雪琦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弱小无助一副待宰羔羊状态。他只怪自己命苦,被扔在这世界还惹上大魔头,如今要脱身都难,完全成了廖玄的囚徒。

他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委屈,手脚都不能动,嚷也无济于事,只有泪水泡倒墙,抽抽噎噎伤心哭起来。

泪珠子吧嗒吧嗒真往下掉,这边儿霸总廖玄顿时没辙了,连小橙都假装咳嗽示意大哥赶快哄人。

廖玄原以为今天每一步安排都在自己计划之中,可宫雪琦这样强烈的反应却是他预计之外的。

年轻总裁沉默片刻,先松了安全带,不过这次他动作放轻许多,仿佛也意识到自己力度太重会伤着对方。

小橙把车开上中心大道,一路平坦。

廖玄没去看宫雪琦,就注视着正前方缓缓说:“我知道你这会儿厌恶我,我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酒吧那晚记不太清,既然已经造成我就承认后果,为从前的态度向你道歉。”

讲到此处他又顿了一下,然后鼓足勇气把自己的眼睛注视向宫雪琦,二人目光交接。

“我不会再问你来我身边的目的和想法,那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做好准备成为父亲成为丈夫,就这样莽撞安排了,对不起。”

他表达自己歉意,又把脸凑近,宫雪琦再次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上一回应该是酒会见面时候,宫雪琦慌不择路,脚下不稳就栽进这黑大个儿怀里,把自己今后的日子也彻底栽进去了。

廖玄内心也有紧张,不确定下面讲的话对方是否明白,但他还是郑重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