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这个事吧,你得理清复杂的人际关系,抓住重要一环。”胖胡推推眼镜意味深长笑笑,显示自己年纪不大却深谙世故。

“有资历的医生在外面兼职不算少数,但我们医院领导层明文规定不允许,一句话,要当官儿就别要捞外快。我们主任想升副院长很久了,就因为名额已满没他的份儿,如果我把这消息透露给主任,那他极有可能告发副院长,自己取而代之。”

宫雪琦懂了,“于是你就去威胁吗?”

胖胡犯坏,“威胁不存在的,我只是跟副院长陈述一下利害,希望进行合作。”

他又假装无奈叹口气:“唉,说来说去都是为了你,我放弃向主任靠拢混成他亲信的好机会,以后还得累死累活在他手下当牛做马!”

听见诉苦,宫雪琦二话没说又叫服务员上了份巧克力甜点。

吃得高兴,胖胡接着把故事讲完。

“所以我事先联合了副院长,他高级别的人作假也高级,提早调整仪器,带了胎心录音,让廖家人根本看不出破绽。他还在我授意下特别强调你怀的就是廖玄的娃,这回想推也推不掉了。傻兄弟,真相不是你肚子里有崽,而是我们这些幕后工作者付出了辛苦努力,才把你送上廖氏金字塔最顶端!”

胖胡表情夸张摆起造型,宫雪琦了解过这一切才算放下心。原以为胖胡会弃自己于不顾,没料到他还真给办成了事,确实够兄弟够朋友。

自然又讲了不少感谢的话,最后宫雪琦开开心心准备走人,胖胡却考虑得更多,一伸手拽住他。

“我只能暂时把副院长拉上贼船,他说再给廖家干两个月就辞了。毕竟人家想往上走仕途,要争取院长宝座,钱赚差不多就适可而止,不能落下把柄。如果换个家庭医生你肯定露马脚,后续还有一系列问题,你琢磨琢磨怎么办吧?”

“我又不会总待在廖家,骗廖玄一次够了。回去就说我不要这孩子要打掉,没了崽他们留我也没用!”

宫雪琦自信满满离开,胖胡目送他远去,不住摇着胖脑袋。事情发展到这样,已经不是他想抽身就能抽身的了。

回到廖氏别墅,张妈和廖玄都在房间里。

“阿琦你可回来了,让我儿子好等!”张妈给宫雪琦取个昵称,在她心里已经绑定起一对儿子儿媳。

“去哪儿了?”廖玄问。

他大概天生说话就这样,干脆而冷静,听不出是关心还是责备。

“我自己待着闷得慌,去看看以前的朋友。”宫雪琦敷衍作答。

“怎么走的,又是怎么回来的?”廖玄继续追问。

“我……”宫雪琦思考这是要报上行踪路线吗?就如实讲:“出大门左转五百米有直通市区的公交,半小时一趟。”

他本来也想叫辆出租,但身上钱不多,中午请胖胡又花费了不少,打的有点舍不得。

廖玄说:“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你想去哪儿告诉小橙,他会亲自开车接送。”

张妈更当回事,“自己可不行,在外面磕着碰着不是玩儿的!”她这话似乎宫雪琦现在是个昂贵易碎品。

“哦,知道了。”低声答应,宫雪琦寻思还真把自己圈起来了,廖家是有多在乎继承人,怕钱太多传不下去吗?

张妈把他拉到衣柜前,从里面挑出一套西装。宫雪琦看虽然是正装,但款式和颜色都挺活泼,同廖玄平时穿的风格不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