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无声,只有一个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宁公子,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吧!”

双手被缚的宁杉拼命挣扎,却还是被人在脚踝上系上巨石沉入湖中。湖中冰冷将他吞没,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不断地下沉,幽深的黑暗仿佛无尽深渊,最终将他吞噬……

“啊!”宁杉惊呼一声从噩梦中醒来,他猛地坐起身,心神不属掐算起来。

算不出来,还是算不出来,他绝望地抱住自己的头。自从重生回来,就怎么也算不出未来的走向。一切就好像笼在浓雾中,看不清也摸不透。

他不知道是谁害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想当初师父算到他会在弱冠之年溺毙于湖,便想尽办法为他逆天改命,将他伪装成将军府一名毫不起眼的男宠,试图利用饿狼将军的煞气瞒天过海。

明明当时还差两个月他就可以摆脱溺毙之命,离开将军府逍遥自在,结果还是应验了。

一念至此,宁杉再没了睡意。披衫起身,推门而出。

如水的月光宁静地笼罩着大地,落下一片霜白。

他抬头望向天空,月明星稀。

但紫微星和将星却可与明月争辉。这意味着国泰民安,君将得宜。

就在宁杉借观星象平复情绪之时,他突然看到一道流光划过,拖着不详的红光略过两颗星辰,将它们染上同样不详的红色。

宁杉皱眉,下意识地掐算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