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企图欺负苏明月的流氓被钟离渊轻松解决,最后狼狈的逃窜离开。

附近围观的百姓却没有散开,而是充满八卦的,津津有味的盯着钟离渊和遮着脸颊的女子看。

附近的居民,都认识这个堪称是东城第一不务正业的钟大少爷。

不过,虽然关于钟大少爷不务正业的事迹虽然很多,却从没听说关于他的花边新闻,这个遮脸的女子,恐怕还是第一个。

如此新鲜的八卦,谁不想多看看。

钟离渊锐利的凤眸冷淡扫过围观的众人,勾唇一笑:“怎么,大家还不肯散,难不成是想被我请进千金堂去散散财吗?”

谁不知道千金堂是下九流的赌坊,富良人家谁没事去那种地方,于是一乌烟的散开了。

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钟离渊才转身,看向苏明月。

“那天你救我一次,今天我救你一次,你是不是也该付我酬金?”

苏明月淡淡瞥了他一眼:“我又没叫你来救我,是你自己多管闲事。”

她语气一点也不客气,钟离渊却丝毫不觉得生气,只觉得这个女人越看越有意思。

性格如此沉稳,宠辱不惊,要么是背后有了不得的大底牌,要么就是见过不少的大风大浪,经历不凡。

不论是哪一个,都勾起了钟离渊极大的好奇心。

苏明月让环儿就在马车里等她,自己进了书楼。

钟离渊跟上苏明月,一点也不认生见外,问她:“你来是想买什么书?”

东城第一书楼,规格宏大,存有上万本书籍,故事话本,四书五经,游记策论……什么样的书籍都有。

苏明月目光从一座座高大的书架上划过,漫不经心的道:“随便看看。”

这些年,她读过的书不少,不知道这书楼里,会不会有她看得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